小鹊鹊(๑>؂<๑)

(º﹃º )

占个位子。和诸葛亮的彩蛋并没有被删掉,死在一起的时候我听到了那句“别做任何人的傀儡”!!我把声音调大了才听见的,不知各位有没有人发现!!!

我怕会被打死……

我是画渣!!!大概是我上课太闲了。内容瞎编,图三私设信邦的女儿,还算看的下去吧……

这是个互相戳胸的小游戏。

我想点文(自己文笔不好桑心欲绝)

在网易的《中国诡实录》里面看到一个梗。说是一个男的最爱的老婆意外去世了,男的很伤心找来一个会下蛊的老婆婆,把一只下了蛊的蜈蚣植入胸前的皮肤里,以后就不能爱上别人,这样那个男的就可以永远和爱的人的灵魂在一起了。
🤔我在想如果这个梗用进文里会怎样,大概是个虐……

求产粮,网上找的图,敢问有没有哪位太太愿意挑战一下?(́ಢ.౪ಢ‵)

关于教官的衍生想法(四)

由于气温颇高,军训之时一班一名学生因为没吃早餐没喝水而严重低血糖晕倒了。学生倒下那一瞬间,韩信惊出一身冷汗,隔壁班正在休息的刘邦见了急忙赶过来。然后两人合力将这名同学送去医务室,结果因为特殊原因医务室的校医没辙了,只能送医院。
韩信:“现在给出校门吗?”
刘邦:“不给也得给,看她这脸都白了,肯定不是小毛病,先送医院吧,公交费我出。”
韩信:“那行,我去向团长汇报。”
两人将学生送到医院时,学生已经清醒了许多。医生扁鹊拿着笔看了看学生,又抬了抬头看了看两人,问:“你们是她什么人?”
信/邦:家人
韩信:“我是他爸旁边这位是她妈,好的别管了赶快给她检查一下。”
学生:……
中午,韩信在外面买了点吃的回到医院,分给学生。剩下的,韩信用筷子夹起一个饺子送到刘邦嘴边,正在玩手机的刘邦毫不客气地张开嘴吃掉了。
学生:emmmmmm
到了下午,俩人领着学生出院了。回到学校,军训也结束了,俩人在池塘边漫步。
“重言,今早你说我是她妈妈你什么意思啊?”刘邦瞪着眼问韩信。
韩信挠挠头笑着说:“我这不是有点小私心吗?”
刘邦耳根微红,八头牛拧过一边说:“当时要不是看在学生的面子上我肯定把你弄死。”
“唉哟,你就这么嫌弃当我老婆吗?”韩信一把搂住刘邦,“这可不行的哦。”
刘邦推了推韩信:“有人啊,不要……唔……”
韩信没等他说完,便吻了下去。
片刻,两人身后传来学生们的起哄的声音。
刘邦红着脸推开韩信。韩信不要脸地笑了笑说:“让大家看看,你是我的人。”
刘邦抬脚一蹬,把韩信踹进了池塘里。
韩信:qwq老婆你不能这样!!

原事件——
其实是那个低血糖的学生是我。我早上没吃早餐也没买水喝,站军姿的时候太阳晒得发慌,我直接晕了。醒过来的时候我是在医院,韩教官和刘教官都在,医生问他们是我什么人,韩教官说我是他和刘教官的女儿,我直接懵逼而医生一脸淡定。。。
我因为我还有胃病,液用了半天的时间。韩教官去外面买了蒸饺,给我一份,还有一份他和刘教官分着吃。当时刘教官正在打王者,韩教官叫了他半天他也不应,然后就索性用筷子夹起来喂给他吃,这个刘教官也是不犹豫,直接吃了。韩教官就一直喂他吃完了,要知道当时输液大厅的护士病友们看他们的眼神是那种老怪物的。。。
回到学校的时候,刘教官和韩教官在池塘边聊天,刘教官转身准备走的时候脚底滑了,但得力于韩教官拉住才没湿身。不过刘教官是惯性直接向前扑倒了韩教官,然后我们一群人在呜哇呜哇地起哄。
刘教官让我们安静下来,起身拉起韩教官。而韩教官爬起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握草你想非礼我?”
然后他就被刘教官踹进了池塘。

明天一早我还得去医院复查,ummmmm(」><)」

一个关于教官的衍生想法㈢

(注:之前忘记提醒了别混淆了时间线,现在是第三天)


惊雷一声,风呼呼地吹起来,哗啦啦的大雨落下。
“快回宿舍!快点!”刘邦指挥者学生们。
“快点,如果想感冒的话可以留在这里。”韩信喊。
学生们在十几秒时间内一下子散光了,雨越下越大。刘邦正要去躲雨,忽然想起自己的腰带(教官穿军服的时候腰部会系一条安全带一样的带子)还放在乒乓球台上,便转身跑去拿。
韩信想去查宿舍,却发现刘邦没有回来,便打着伞出去找,见刘邦正顶着大雨跑向乒乓球台,就快速跟上去。
刘邦拿到腰带后,发现头顶上多了伞。是韩信。
“这么大雨你不去避跑这里来干什么?”韩信看着浑身湿透的刘邦眉头一皱。
刘邦笑了笑,摇了摇手中的腰带。
韩信嘁地一声:“有什么用?你生病了这东西能当药喝吗?”
“可是部队规定军用品不能随便乱丢。”刘邦委屈巴巴。
韩信笑了笑,抬手环住刘邦的腰、头靠近刘邦的额头说:“丢就丢了,大不了你用我的。”
刘邦轻轻推了推韩信,微红着脸说:“别这样,学生在看着呢……”
忽然一阵大风吹来,韩信没拿稳,伞嗖地飞出去了。
信/邦:MMP
韩信:“没事,你还有我。”
刘邦脸红。

原事件——
14:50九个班准时集合,教官交代了一些必要的问题时突然打雷刮风下起倾盆大雨;刘教官反应最快,他抬手做出撤离的手势喊着:“回宿舍回宿舍快点!”
(军训地点就在学生宿舍前的那一大大大大片空地)
韩教官在楼梯口指挥我们有序上楼,我们动作很快,一分钟之内散的一人不剩。
韩教官说:“要是你们集合也这么积极就好了。”
我在三楼看雨景,见刘教官往乒乓球台那边跑,我抬了抬眼镜才看见球台上有一条腰带。几秒钟后,韩教官举着把伞追出去了,一直追到刘教官身边给他撑伞。两个人在球台边交流了一下。
恰好两人转身时一阵大风把伞从韩教官手中拐跑了,于是两个教官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在雨中漫步……
然后上面的对家对话都是我YY的+_+
据说那把被吹跑的伞是教官长的。


傍晚雨停了,学生又一次集中起来。
韩信拿着话筒教学生们唱歌。但教的不是军歌,而是被称为饭前一首歌的歌(晕)。歌词只有八个字,一共四句,每句调都不一样。
学生甲:这蛇精病吧,这歌什么鬼?
学生乙:唱着我都饿了。
学生乙:+1
韩信眼尖地发现了这三个说话的学生。
“教你唱歌,聊什么天?出列!”
三个男生被叫上去。
“双手抱头,深蹲20下,自己数。”
刘邦在一边笑。
唱够了,刘邦抢过韩信的话筒,问学生:“你们想不想玩个游戏?”
学生们:“想!”
“好!我们玩萝卜蹲!”刘邦吱吱喊。
场面一度冷清。
韩信不满地对着台下喊:“有谁不想服从教官的管理的,马上出列!”
刘邦数了数班级,九个,不够啊:“有十个班就好了,五个班萝卜五个班南瓜。”
韩信想了想说:“要不加个西瓜?三个班萝卜三个班南瓜三个班西瓜。”
“不行,那样就是瓜蹲了。”刘邦不同意。
“这里面本来就有瓜啊,跟瓜蹲萝卜蹲没关系吧?”韩信不是很理解刘邦的想法。刘邦不爽:“那你说,怎么办?”
韩信直截了当:“我们来!谁先累,谁今晚在下面。”
刘邦:“来,干!”
刘邦败。
学生们:emmmm

原事件——
韩教官教我们唱歌,唱的是什么饭前一首歌。歌词是:团结起来,准备开饭;团结起来准备开饭;团结起来准备开饭;团结起来准备开饭!
当然无聊透顶,隔壁班有三个男生讲话被教官抓上去示众深蹲。
刘教官大概是觉得闷了,就抢过韩教官的话筒问我们玩不玩萝卜蹲。有一小部分刺头说玩,当然只是一小部分,韩教官就像被谁打了一拳一样生气:“教官的命令不能服从吗?谁不想军训了?上来报告!”
韩教官很严,没人敢反抗。
刘教官数了一下班级数量,发现只有九个班,大概是有强迫症吧,韩教官提议加一个西瓜,刘教官不同意,坚决平分。他们讨论了好久,韩教官就说“我们来比个赛,你萝卜我南瓜,谁先坚持不住今晚宵夜钱他包了。”刘教官直接答应了。
于是这两个教官,就当着其他班教官和我们九个班学生的面开始萝卜蹲。
当然最后是韩教官赢了,刘教官不服,就把衣服上所有口袋翻出来嬉皮笑脸地对韩教官说:“我好像没有带钱,所以……”
面对刘教官的耍赖韩教官不但不生气反而还笑嘻嘻地伸手捏了一把刘教官的脸:“好,我请。”
学生们:emmmmm

明明不是七夕了还秀,今天的教官依旧很gaygay呢!(# ̄v ̄#)

一个关于教官的衍生想法㈡

来自真实故事改编✖‿✖

晚上。。。
甲:“教官在楼下!快看”
乙:“嗯?来查房吗?WC快收拾一下!”
一顿乱整,好不容易整完了,刘邦推门进来。
学生:“刘教官好!”
刘邦:“嗯好,来让我看看你们怎么收拾的,嗯挺干净不错嘛。”
韩信后脚跟进来,皱着眉看了看嬉皮笑脸的学生,说:“地板脏了,拖干净!还有桶里不能留衣服裤子,洗了!”
刘邦拍拍韩信说他们都是孩子,给他们那么严厉干什么,韩信说:“你这么放纵他们以后就不会守规矩了。”
刘邦似乎没有理会韩信,走到阳台看了看,点头说:“不错不错,这宿舍真干净。”
韩信走到阳台扯了扯刘邦,抬头看了看晒着的衣服,忽然笑了,指着衣架上的内衣裤对刘邦说:“你穿这个试试?”
“滚!!”

原事件——
昨晚隔壁班的刘教官来女生宿舍查房,我一个舍友看见教官了就噔噔噔跑上来喊我们赶快收拾。我们费了好大劲收拾完了刘教官刚好进来,然后扬着眉毛说我们打扫的很干净很整洁。然后我们的韩教官进来了,他就是一副苦瓜脸看着我们,环视一圈就说我们地板没拖干的衣服没收。
刘教官:“信哥你能不能别那么严她们都是女孩子啊。”
韩教官:“女生又怎样?你再这么惯着她们以后她们就不守规矩了;以后你有孩子了你也这么管,会听话吗?”
刘教官:“怎样?你来带啊!”
我和舍友:……?!
韩教官:“看什么?还不赶紧拖!”
收拾东西的时候,刘教官走到晒衣服的阳台看外面,韩教官也跟了过去,和刘教官并排站着身子都快贴到一了!就这么站着,刘教官转头对我们说:“你们收拾得不错啊。”
韩教官突然大笑起来拉着刘教官指着晒在头顶的一套内衣裤对刘教官说:“你穿这个一定很好看。”
刘教官就怒视了韩教官一眼,韩教官就把嘴闭上转过一边去了。刘教官出去之后,我们就看向韩教官。
“看什么看?地拖了吗?衣服收了吗?鞋子洗了吗?厕所刷了吗?我知道我帅但你们能不能老是看我!”
“还看?笑什么笑?想做100个深蹲啊?”
某舍友(小声):被老婆嫌弃了发癫呢。
尴尬的是韩教官指着的那套内衣裤是我的(脸红)。。。


韩信怒气冲冲地走来走去,对学生们说:“告诉你们,不好好站着,谁也别想休息!”
学生甲:教官,我们知道错了。
韩信:知道错了也不行,给我站着!早上叫你们好好集合,你们给我在这坐着?是不是昨天刘邦把你们惯坏了?
“哎哎哎关我什么事啊?”在隔壁场地训练学生的刘邦走过来,“你的学生不听话了为什么扯到我?”
韩信推了刘邦一把:“还不是你昨天晚上这么称赞她们,你看看,像什么话?”
刘邦生气回推一把:“我这是鼓励她们,她们都是女孩子,应该适当鼓励一下!”
班里几个男生:喵喵喵?
韩信:“你这是过度鼓励了!”
刘邦:“懒得跟你说话了!”
看着刘邦气冲冲的背影,韩信心软了,想道歉,可是刘邦不理他。

原事件——
今早我们班有部分人因为没有及时赶到集合地点,加上我们来的时候就坐着没有集队,非常懒散,看见韩教官来了我们才急急忙忙组队。然后我们先是被罚深蹲25下,站军姿半个小时,动一下就加五分钟。韩教官一边监督我们一边说我们不守规矩然后各种批评,中间说了一句:“你们被小刘惯坏了,真不该放纵你们。”
隔壁班的刘教官看不下去了过来就说不关他事是韩教官自己的问题。然后韩教官就和刘教官互相推搡着吵起来了,周围几个军训的班级看过来,我们两个班赶紧劝。
刘教官:你自己的学生不听话全怪我,你比我高一级你就厉害了?
韩教官:那你说怎么样?
刘教官:我那么辛苦帮你带了一天你就这么对我?好,可以。(转身气冲冲地丢下隔壁班走了)
韩教官就看着刘教官的背影,似乎有追上去的动作,但还是没去。那个一个早上韩教官都让我们坐着,他自己坐在树下郁闷。
刚刚我和舍友去打饭回来,看见韩教官和刘教官坐在树下,韩教官一直在说话然鹅刘教官并不鸟他。我们悄悄走过去偷听。
韩教官:多大的人了,别气,我的错,我的错。
刘教官:……
韩教官:给个脸说说话。
刘教官:……
韩教官:小刘?小刘?我错了嘛。
刘教官:……
韩教官:我请你螺蛳粉。
刘教官:真的?
我和舍友赶快离开,因为没看路我转身就duang地一声撞灯杆了(好痛)。
“干什么的!不想回宿舍就给我去操场跑3圈!”

憋说,我先揉揉腿。。。。qwq

关于教官的一个衍生想法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大家好,我是负责你们班军训的教官韩信,这位是负责隔壁班的教官刘邦,是我的好基友。”

韩信负责一班,刘邦负责二班。韩信刘邦都是几位教官中出了名的帅哥,看着十分养眼,正巧了这堆新生大部分都是女生,所有军训再累也都是积极万分。

军训休息时,韩信跑到刘邦那一把将还在讲话的刘邦一把抱起。
刘邦:WC韩信你干嘛放我下来!
韩信:想你了给我抱一下啊
刘邦:什么时候抱不行啊!这里那么多学生看着呢!
学生们:emmmmm

第二天韩信请假没来,刘邦就顺便帮他带带一班。说是训练,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给他们盘腿坐着晒太阳,这在军训中已经算是很仁慈的了。刘邦无聊,便坐在两个班的中间慢慢说道:
“孩子们啊,我给你们那么多的休息时间你们可别告诉韩教官啊,不然他回来知道了会狠狠欺负我的,去年我就是因为这个被他折腾了一晚上……”
学生甲:诶,韩教官什么时候回来?
学生乙:应该是明天吧。
学生丙:emmmm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我是读高职高专的,学的是电脑平面设计;前天我班和隔壁班换了个新教官,辅导员说这两个教官是炒鸡好朋♂友。来我班的这个新教官名字就叫韩信!!!(班里打王者的妹子们都嗨起来了)然后他的好朋♂友也就是隔壁班的新教官就姓刘,叫什么我忘了。
在昨天军训的时候韩教官突然跑去隔壁班的场地(两个班离得近)从后面搂住刘教官,然后刘教官就推开韩教官说“我去你性骚扰我啊!”然后韩教官就炒鸡委屈地说“多少年老友了都不给抱一下啊?”
当时还没到休息时间!看着两个教官给里给气的哈哈哈……
昨天韩教官不在刘教官来带我们,大部分时间给我们休息,还对我们说“你们别告诉你们韩教官,他会欺负我的,去年我也是因为这件事被他搞了一个晚上腰痛啊。”我们问刘教官什么情况,刘教官就骂我们“想什么啊?啊?罚站批评动不动?懂不懂?”
韩教官回来的时候我们看他的眼神炒鸡神秘。
“看什么?我知道我帅。”
“。。别看了!立正!稍息!”
“……看什么看,你们什么眼神是不是欺负刘教官了?”
“别撒谎,刘教官那么凶,怎么可能会给你们休息那么久?”
“闭嘴!”
“还撒谎!过来做一百个深蹲!”